号外 > 详细内容

ST保千里地价天量拉涨停 谁是活雷锋?想要拯救谁?


《号外财经》 李万钧
横跨2017-2018年度的跌停王——ST保千里(600074.SH)29个跌停后突现“地价天量”,2月8日该公司股价从跌停拉升至涨停,并创出上市以来的历史天量。是谁在这只争相逃命、持续踩踏的个股中拉涨停?是谁在做“股市活雷锋”?想要拯救谁、还是在抢筹夺取控股权?

交易数据显示,2月8日ST保千里开盘由跌停价2.34元直线拉升,午后封住涨停板,收盘价2.58元,全天成交量2738163手,成交金额6.58亿元,换手率26.89%。从K线图上可以看出,2月8日创出了该公司上市以来的历史天量。目前,该公司总市值62.9亿元、流通市值26.3亿元,净资产48亿元。

ST保千里的市值已经蒸发78%,可以确认的是,2016年参与该公司定增的5家机构已经被锁死在里面,或者亏损的就剩了个裤头。

30交易日股价缩水78% 5机构被“锁死”

此时拉涨停,是要拯救哪家机构?此时出局铁定亏惨了。

ST保千里的股价从2017年7月24日出现第一个跌停,25日以披露的《关于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2017年12月29日复牌,披露违规、接受证监会调查事件已经尽人皆知。

《号外财经》测算,29个跌停加上2月8日的“活雷锋式”拉涨停,ST保千里的股价已经跌去了78%。

注意:2017年7月24日至2月8日之前,ST保千里一直跌停。

参与该公司定增的机构所持股份的解锁期是:2017 年 7 月 27 日,限售股上市流通数量为 120,452,444股,无路可逃!


披露信息显示,保千里2016 年 6 月收到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核准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向 6 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 股)133,836,049 股,并于 2016 年 7 月 27 日在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完成股份登记。本次发行中,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庄敏认购的股票限售期为 36 个月,其余 5 名投资者认购的股 票限售期为 12 个月。

参与认购的5家投资机构分别是: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红塔红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金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华龙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车金证投资有限公司。保千里的总股本为 2,437,886,049 股,该5机构持股数量为120,452,444 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 4.94%。

参与ST保千里定增5家机构持股情况

证监会立案调查 49.02%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

此时拉涨停,是要抢筹吗,争夺控制权?

2017 年 12 月 11 日,保千里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同时,截至目前,ST保千里第一、第二大股东持有的股份已经被司法轮候冻结,合计持股比例占公司总股本的49.02%。

控股股东的股份被轮候冻结。2017年12 月28日,保千里收到《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和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 下简称“深圳中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关于华融通供应链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向深圳中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一案,深圳中院(2017)粤03财保81号民事裁定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7年12月25日,深圳中院轮候冻结庄敏持有的公司限售流通股共计854,866,093股,冻结期限为三年。截止公告日,庄敏持有公司限售流通股854,866,09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35.07%,其中,庄敏已将其持有的25%股份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不可撤销 的授予周培钦行使。

庄敏已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为854,866,093股,占公司总股 本的35.07%。同时,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庄敏股份167,866,093股执行司法轮候冻结,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庄敏股份执行多轮司法轮候冻结,分别为 78,000,000股、78,000,000股、776,866,093股,深圳中院对庄敏股份854,866,093 股执行司法轮候冻结。

1月27日,ST保千里第二大股东——日昇创沅持有公司的股份339,992,924股,占公司总股本 的13.95%,已经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因与日昇创沅等质押式回 购纠纷一案,向广东高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

至此,第一、第二大股东的股份合计占公司股份比例的49.02%,系数被司法轮候冻结。

2017年不确定的“大额亏损”

1月31日,ST保千里披露预计 2017 年度将出现大额亏损的情况,亏损数额暂时无法确定。而2016年,该公司的盈利还是一片大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9,948.49万元。

《号外财经》注意到,ST保千里在披露违规、经营及担保违规等问题下,公司的风险已经全面敞开。该公司在业绩预告的公告中,一口气披露了6项风险。

根据披露信息,2017年业绩预亏主要原因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公司原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庄敏涉嫌侵占公司利益事件影响,公司经营业绩下半年持续下滑。 由于公司在原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庄敏主导下对外投资过度,公司出现了资金 链紧张的情况,导致公司产生流动性风险,公司商业信用萎缩导致供应链紧张,公司原材料采购困难,客户订单不能正常承接,下半年生产产能下降,导致公司下半年客 户流失,下半年销售额下降。 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等存在较大无法回收的风险,将计提大额坏账准备。

二是ST保千里2017 年对外投资的大部分子公司经营情况不乐观,大部分处于半停顿或停滞 状态,经减值测试后将大额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 公司的部分在建工程因停建、缓建的情况将计提在建工程减值准备。 因部分业务调整,公司的部分存货将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与此同时还处在不确定因素。其一,公司董事会前期核查工作中发现涉嫌违规担保线索,认为公司下属子公司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千里电子”)、深圳市图雅丽特种技术有限 公司(以下简称“图雅丽”)存在由原实际控制人庄敏主导下的涉嫌违规担保事宜,涉及承担担保责任金额合计约为 6.52 亿元。公司将对相关责任人及相关事项提起诉 讼。如公司违规对外担保的相关债务纠纷败诉,公司将可能因承担担保责任而偿付相关债务,从而造成公司损失。

其二,因涉嫌违规担保事宜,图雅丽于 2017 年 11 月被深圳南山宝生村镇银行股份 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生银行”)强制划转了 1.9824 亿元,该款项如果无法追回 将造成公司损失。

除此之外,ST保千里还披露了两项其他风险。一是根据 2014 年、2015 年公司与庄敏、深圳日昇创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陈海昌、 庄明、蒋俊杰签订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书》及《盈利预测补偿补充协议》,业绩承诺主体保千里电子可能出现业绩承诺未能完成及资产减值的情况,庄敏、深圳日昇创 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陈海昌、庄明、蒋俊杰可能触及业绩补偿及资产减值补偿的情 况。二是,ST保千里目前面临原实际控制人涉嫌侵占公司利益的风险、流动性风险、经营风险、营业收入确认风险等多重重大风险。

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束之时,或许还有更多故事可讲。


精彩推荐